首页 >> 社会 >>“老猫”斗鼠一甲子

“老猫”斗鼠一甲子

日期:2019-10-23 10:10:59

新华社北京9月18日电(记者李宓)——到2019年,王成信已经与老鼠打交道64年了。回顾乌龟的“斗鼠”之路,他说:“要杀死老鼠,必须跟上方向、困难、孤独和忽视。”

1955年,年轻的中国大学生坚信他们毕业后应该“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”。22岁的药物化学专业毕业生王成信收到工作分配通知时,有些不知所措。

他努力学习,并期望研究治疗疾病和拯救生命的药物,但他被指派开发一种致命的毒药,杀鼠剂。王成信在向长春鼠疫防治研究所报告后得知,中世纪导致欧洲数百万人死亡的鼠疫,在新中国的一些地区仍时有发生,防控任务十分紧迫。他告诉自己“不要当逃兵”,并决定研究灭鼠。

毕业照王成信教授学院。

向老鼠学习

王成信决定先向老鼠学习,因为他没有任何灭鼠经验和训练。

王成信第一次向当地村民借了一个一米多高的柳条篮子,放在老鼠洞附近。就像卡通《猫和老鼠》中的汤姆猫一样,他在黎明前藏在篮子里,一次从柳条篮子的缝隙中观察老鼠的活动五六个小时。

“这是一个愚蠢但聪明的方法。这只老鼠半小时后就习惯了巨大的柳条篮子,开始像往常一样移动。”王成信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回忆道。

通过这个愚蠢的方法,他学会了不同老鼠对捕鼠器和毒饵的反应,以及不同食物的喂养条件。

研究人员正在调查青海门源的鼠疫地区。

去现场

参与这项工作后的头十年,王成信不仅接触了老鼠等实验动物,还研究了达乌尔黄鼠(Daour Citellus dauricus)、喜马拉雅旱獭(喜马拉雅旱獭)、黑线姬鼠(Apodemus agrarius)和仓鼠等多种啮齿动物,并来回测试了数千只杀鼠剂。

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,从1950年到1954年,中国每年平均报告1372例鼠疫病例。达乌尔黄鼠已被证明是自然疫源的主要传播媒介。20世纪50年代末,中国开始在达乌尔黄鼠鼠疫疫源地开展大规模灭鼠活动。

1966年,王成信带领20名工人到内蒙古红星农场进行灭鼠。他回忆道:“现场工作主要依靠双腿。毒饵被用来杀死草原上的老鼠。网变宽了。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5到10米,每天的行程是25到30公里。走路是基本技能。”

当时的目标是在100天内,在任何10公顷的土地上不超过一只老鼠,“那时,每个人每四周都会穿破一双脱鞋。”凡是用心的人都会得到一切,灭鼠小组最终达到了设定的目标。从1955年到1979年,全国报告的鼠疫病例数量迅速下降到平均每年20.7例。

科学灭鼠

20世纪80年代,王成信已经成为全国著名的灭鼠专家。开始写书和培训年轻研究人员时,他没有想到会卷入一个引起国内甚至海外媒体关注的“邱氏鼠药案”。

“邱氏鼠药案”案例总结会。

“邱氏老鼠药”在20世纪80年代末风靡全国。发明家邱曼敦声称,他可以“杀死雄性老鼠,杀死雌性老鼠,杀死雌性老鼠”,并在吃掉老鼠后“往下走三步”。

王成信表示,在担任邱曼敦的技术顾问期间,他发现邱曼敦的灭鼠剂使用了氟乙酰胺和毒鼠强两种灭鼠剂。这两种灭鼠剂价格低廉,见效快,但从科学灭鼠的角度来看,它们并不可取,对人、动物和生态环境造成严重危害。

他和四位科学家共同发表了一篇关于科学促进灭鼠的文章,邱曼敦以“诽谤和侮辱”为由提起诉讼。1992年12月,王成信等人败诉。1995年2月,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在二审中对邱曼敦作出不利判决,被誉为“维护科学尊严”、“科学战胜无知”。

在此期间,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(CPPCC)全国委员会近400名成员多次提出建议。学术界的许多专家也直言不讳,支持成为被告的五名科学家。王成信等人输了又赢了“邱氏鼠药案”,连续两年被评为全国十大科技新闻,这也是美国杂志《科学》报道的。

王成信说:“为了灭鼠,你不可能一夜之间成功。如果一个农场有100只老鼠,在快速休息中幸存的五只是最聪明的。它们相当于拥有整个农场,繁殖速度更快,会回来。”

“你不能为了暂时的成功而牺牲长期目标。你必须尊重科学。这是我给年轻研究人员的建议。”(所有图片均由中国预防医学协会提供)
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nwascopud.com 石埇熊洞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